宫颈癌疫苗有多难打?

发布时间:2019-03-08 09:36:04 作者:文汇报
描述
  宫颈癌疫苗有多难打?徐丛剑委员认为需及早制定免疫接种计划。

  宫颈癌疫苗有多难打?我国顶尖妇产科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也就是著名的上海红房子医院,每天的供给量是五支。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院长徐丛剑说,想要接种的人排起长龙,但疾控部门分发给院方的疫苗就这么多。

  “宫颈癌疫苗问世十多年,疫苗接种在很多发达国家相当普遍,澳大利亚等国很早就把它纳入全民免疫接种计划。宫颈癌疫苗在国内已上市两三年,我们国家的态度还是非常谨慎的。”徐丛剑认为,谨慎是有道理的,但需要尽快达成对宫颈癌疫苗的共识并及早制定科学合理的免疫接种计划。

  中国为什么更谨慎

  宫颈癌是发病率高居前三位的女性肿瘤,主要诱因为人乳头瘤状病毒(HPV)。宫颈癌疫苗,也即HPV疫苗是人类发明的第一个癌症疫苗,主要通过预防HPV病毒感染以预防宫颈癌的发病。接种疫苗是宫颈癌的一级预防措施,很多国家都把宫颈癌疫苗作为宫颈癌防控的有效手段。

  “我们国家的谨慎是有道理的。”徐丛剑解释,中国宫颈癌疫苗临床试验的观察终点与国外不同——美国和欧洲以疫苗能否预防HPV持续感染作为评估标准——理论上,阻断HPV持续感染就能有效预防宫颈癌;中国的观察终点则在于是否发生癌前病变,从持续HPV感染到宫颈癌发病过程可以长达十几年甚至20年,因此研究数据的形成需要更长时间。

  2017年开始,二价、四价、九价宫颈癌疫苗陆续在国内上市,引发接种热潮,不过就连上海红房子医院这样的接种点,疫苗供给量也相当有限。不过,尽管一天只有五针疫苗,医院仍然需要配备一支队伍,由于疫苗接种近乎公益服务,院方甚至需要贴钱开展服务。

  接种疫苗人群仍应定期接受相关筛查

  国外的疫苗使用情况显得非常乐观。从2007年开始,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免费为12到13岁的女孩提供疫苗,2013年又把接种范围扩大到男孩。到2016年,78.6%的15岁女孩和72.9%的15岁男孩都已接种疫苗。从2005至2015年,18至24岁妇女的HPV感染率从22.7%下降到了1.1%。甚至有声音认为,澳大利亚有望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消灭宫颈癌的国家”。

  需要注意的是,接种疫苗不能完全杜绝罹患宫颈癌的可能,现有疫苗主要针对几种高危型HPV病毒,普遍认为能够预防70%的宫颈癌。疫苗接种后的保护期也并非永久,接种疫苗的人群仍然应当定期接受宫颈癌筛查。

  “十多年过去,中国的观察终点也该到了。现在应该尽早形成共识,制定科学合理的免疫接种计划。”徐丛剑个人对宫颈癌疫苗的推广持支持态度,“一度有人担心宫颈癌疫苗的副作用,但疫苗一般都有副作用,绝大多数副作用的产生是由个体差异决定的,日本就因副反应问题而把宫颈癌疫苗从强制免疫改为了自由免疫。”

  建议在发病率较高的贫困地区优先推广

  “宫颈癌疫苗在中国的使用效果到底怎么样?我们应不应在更大范围推广疫苗?我们的推广计划和财务安排是什么样的?”徐丛剑提出一连串亟待回答的问题。

  “一针疫苗的价格在4000元人民币左右,并不是所有国家都有条件做到免费接种。”徐丛剑谈到,澳大利亚、美国、英国等国能够做到全民免费,主要因为这些国家都能在疫苗的研发、生产、销售等环节获得大量收益,“澳大利亚是疫苗发明国,拥有发明专利带来的收益,英国、美国是疫苗生产国,而单纯的疫苗使用国只有支出、没有收益。所以必须加速国产疫苗的研发生产,让优质国产疫苗尽早上市,摆脱受制于人的局面。”

  徐丛剑指出,制定中国的疫苗计划,应当量力而行、尽力而为,“如果公共财政财力允许,当然优选全民免费接种方案。但在财力有限的情况下,我建议在宫颈癌发病率较高的贫困地区优先推广。国内宫颈癌疫苗接种热情最高的地区并不是宫颈癌发病率最高的地区,如果我们能够通过健康扶贫的方式,帮助需求最大地区做好宫颈癌预防,必能更高效地发挥公共财政的作用。”